箬钬

于一个妹子讨论了一下双方祖辈的相处哲学还有关于对彼此人生的感叹
所以这跟我走的时候和她说么么哒我走了呀有什么性质上的关系吗
干嘛还要和我讨论哲学

记不清了(梦里名字瞎编的)

“她柔软的歌声里,是否有知音的附和……”我在轮船度过的第一天,我转过头去找歌声的主人,一位美丽的女士含笑看着我。


“早上好,我叫穆汀·奈提。”我很喜欢今天的天气,阳光不是很刺眼,但暖暖的温度依旧,唯一不适应的是海风,这让我需要时不时整理自己的发型,“我是一个流浪画家,目前打算去阿卡里写生。”


“早上好,我叫莉滋·格罗斯比·泽杩。我打算去阿卡里度假……哦,我是一个演员。”莉滋女士,我在心里默默的她他为莉滋女士,她勾起一边的嘴角,那模样性感极了,“希望阿卡里的天气也像今天这样,再加上一点小雨,那简直太棒了。”莉滋女士一定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演员,她笑得优雅又明媚,我看着有点入迷,随后在她毫无恶意的调侃里惊醒,“看来我的魅力很大……对吗,奈提小姐?”


“呃,咳咳,是的,泽杩女士。”我感到有些尴尬,“待会有个宴会,您知道吗?”


“啊……听说是在四层,可惜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会。”莉滋女士摇摇头,她看起来并不喜欢太过热闹的场合。


“哦……好吧。”我耸耸肩,看着莉滋女士离开的背影,我很想为她画一幅速写。


莉滋女士真的很迷人。我这么想。


——————


“我昨晚没睡好……那个梦太讨厌了!”李斯先生说着皱起眉,“梦里我在家中读书,然后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把窗户弄得砰砰作响!然后等我醒来时……”李斯先生害怕的睁大眼睛,靠进我压低声音说:“是真的有人在敲我的门!”


我往后退几步试图安抚激动的李斯先生,“呃……李斯先生,我——”


他快步走过来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摇晃,“很大声!很大声!根本就不是在敲门!外面的人肯定是要杀我!”


“可是……李斯先生,每个人房间的门都是没有锁的……如果那个人要伤害你——那他完全不用弄出大的声音!”


————————


我在枕头下找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墙角的血迹,四分之三处,梦里的窗外,你是风景,映入她泪中。”


这是什么意思……


我对上梨儿小姐的时候,她看着我缓缓流下血泪,“在结束时打开。(哈利波特之死亡圣器)”


————————


“我们需要快点结束。”我被玫瑰刺缠上时,其中一个鬼对玫瑰说。回应他的是玫瑰刺开始加速吸食我的血液。


我很害怕,我太过相信那张字条,不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看着李斯先生嚎叫着,然后被鬼踩碎了头。我因为恐惧而张大了嘴,李斯先生头部的某些东西溅到我嘴里,味道让我作呕。


玫瑰哈哈大笑,把一朵花伸进我嘴里,我感觉到带刺的茎划开我的食道,旋转搅和我的内脏。


————————


梨儿小姐救了我,她把我从幻境里喊醒,我的喉咙还很痛,“那句话,在那间屋子里,有用,别的,不行。”


梨儿小姐费力的发声,嘶哑的声音与她娇嫩的脸,让我有安心的感觉。

(我踏马醒了,夜里俩点,这一天都困得跟被群殴了一样)


沙雕发言不需要标题

突然想起中午的梦
我是兽人,中午化原型散步被一个无人机碰上,绕着我飞一圈就走了,我知道是无人机,但我当成了鸟
然后下午就被人吹了一针麻醉剂,送到了一个动物园
醒来我????我踏马????
看着周围的人突然害怕,妈耶这些动物为什么没毛啊?!超丑的!吓死兽了!
现在想想,可能动物也是这么看人的罢

《hex的实验对象观察日记——D》

我现在在挪斯珊的主星,尼蔻行星,这里离太阳碎片最近才会是这样的颜色,很昏暗连灯光都是红色,好像主星的人连瞳色都有一半是红色,但阳光一照根本看不清……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红色。
虽然……挪斯珊的共振音真的很好听,但不管我做什么都会有一点点声音!一开始喜欢到处碰觉得很有趣,但!晚上!尤其是睡觉!翻身都有!难道我要一直悬浮吗?!可是这种残次品发出的声音怎么能和陨石比!只有陨石才能发出真正的共振音,听过之后只会觉得其余的都是噪音……
我也发现了一个隐患,这种共振结构太容易被利用了。我试着模仿临摹这种共振结构,结果画完的图形你知道是什么吗?
这是波型魔法最便捷的引导回路!不需要晶石,能源,只要有这样一个回路在法杖里,输入一点魔力,会自动提纯!如果完美拓印下来,普通的魔女使用C级魔法,可能会发挥出A级的威力……这简直就是珍宝。
好在这个星域禁止魔女进入,不然这个秘密被发现就太麻烦了……
我会知道是因为我很无聊!没什么事做才去研究地脉,跑到挪斯珊冒着被发现的威胁除了我也没谁了好吗!
我可不需要这个共振结构,我也不会去学波型魔法,毕竟我懒。
有机会的话,去和联盟内部交涉一下这个问题,被发现了真的很麻烦
还有……虽然只是一点线索和猜测,但很多巫女已经聚集起来,我有混进去参加过一次集会,她们在研究残页,看文字是古魔女语,很像《启示录》……但也不是,我对古魔女语兴趣很大,这一段时间可能都会待在那里,希望她们会让我参与研究。
好像她们还有考核……说是禁止魔女的参与,还要搜索记忆和所有物品禁止带很多东西……麻烦死了,瞒过去真不容易,在场好几个巫女魔力强度接近魔女,翻到你给我的十字架差点被当成秘术师(她们给正派巫女取的名字),幸好几个小姑娘很容易操控,不然露馅找到她们总部会很麻烦……
啊,要到她们的分部了,那先这样,到时我我把记忆和空间都复刻,有机会给你看看。
我很想你。(划掉)                                
                                                                 ——1329克罗

有一份请帖被寄到我家,它被藏在我买的外卖里,请帖很漂亮……但颜色怪怪的。我没见过这种黑底烫金的请帖,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请帖里邀请我们去参加一场拍卖,并附赠了几张车票。
这场拍卖在一个博物馆(或者是酒店)里举行。参加者好像都是非富即贵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摆着一副或优雅或傲慢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这些人时,只有一个想法,
这些人,很快就要死了。
我在这些人中找到了一个异类,他站在一副画面前,皱着眉头看画,我路过他身后时,看清了那副画的名字:《雨中女郎》。
是一幅让人十分不舒服的画,可就事有种让人想继续看的欲望,慢慢的周围的灯光和走廊消失,我闻到了雨水的味道,眼里只有雨中背对我的,高傲挺拔的女郎……
胳膊突然被拉住,雨水的味道随着阴冷消逝,我才发现鼻尖快贴上玻璃,他皱着眉头看我,“你在干什么。”
“大概是看画太入迷。”
“说谎。”
“……我还能偷走这幅画?这赝品卖不了几个钱的。”我在鼻尖离开玻璃前看见女郎的背影里写了赝品俩个字。
“赝品?”他眼睛眯起,“怎么可能。”
“信不信是你您的事,先生。”我听见母亲在喊我,决定把维数不多的耐心给这个故作老成的小先生,“希望不用再和您见面。”
我和母亲在拍卖场外面的喷泉旁,闲聊着等待这场奇怪的拍卖,然后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带我们进场,【记忆断层】有个人死了,是一个脾气很差的贵族,他趴在阶梯上,手向前伸着,紫色的脸上满身惊恐,可他身上没有一滴血,被抽成人干。人群惊慌失措的想要离开,我来不及去看尸体就被挤压在人潮里,人们脸上全无慵懒自信的笑容,一个个都被恐惧扭曲,我快窒息时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把我往前推,那个小先生还是皱着眉头,我反手抓住他的另一只手,不去看他望过来的表情,“先出去。”
两个人好不容易出来后,我们坐在喷泉旁,我转头看着他慢慢整理自己的衣服,发型……直到他看过来。
“你就不知道整理自己的着装吗?”
“……好吧。”我随意扯扯自己的衣服,把辫子扯散。抬头看见他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有那么像乞丐吗?”
“不……只是你平时都这么整理自己?咳咳咳……我是说……”他下意识说出心里话,然后发觉到自己的失礼,又咳嗽着想解释。
“没事,只是平时我可不会遇到这种情况。”我耸肩表示无所谓,又换来他一个皱眉的表情。
古板严肃的小老头。我对他的印象不好不坏。
【记忆断层……这件事被我认成一场梦】醒来时发现母亲在喊我,说拍卖要开始了。
可是……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惊讶的做起来,刚想说什么,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和之前的服务生一模一样……是梦?我权当自己预言了这场拍卖。
“妈妈,待会千万不要去碰一个拍卖品……”我和母亲说,服务生笑着回头看我一眼,“不碰……也未必会不发生什么。”服务生着对我说,随后向左一步,弯腰搭手:“这位尊贵的小姐,请到那边入座。”
他拦住了母亲。
我跟着走过去,服务生一边走一边问:“小姐的梦里是谁死了?”
“……没有必要告诉你。”我莫名就是不想告诉任何人这个梦。
“好吧……就在这里,请进。”服务生在一扇不详的大门前停下,我推开门进去,房间里面已经有一个人,背对我坐在沙发上,但那个后脑勺我怎么都熟悉。
他转过头,皱着眉头看我:“站着干什么?你想抢服务生的位置吗?”
我走过去在沙发的另一边做下,“这不是梦?”
“当然。”
“那个人?”
“死了。”
“有几个我这样的人?除你之外。”
他似乎对我没有把他一起有点不开心,“不知道。”
【记忆断层】
我看见一个卷轴上很多人物的卡片,我很喜欢这个些卡片,不停的拿……等我冷静时我满怀都是卡片。
他瞪着我,“不是说了感觉不对劲喊我的名字吗?!”
“我……我没记住你的名字。”我也觉得奇怪,想喊他时完全想不起名字……就像被抹去了一样,连他的样子都记不清。
“我要死了。”在梦里,那个贵族就是因为碰了这些卡片,才死的。
我找到了母亲,哽咽着靠在母亲肩上,【记忆断层】
一个人在已经离开的车上大声告诉我,“千万别坐九号有关的座位。”
我上了下一趟车,车上的乘客都是拍卖场里没见过的人,我和母亲随意选了俩个位置坐下。
【醒了。】

存档
有些是企划有些是狂草

《hex的材料笔记Ⅵ——关于塞壬》

这里是挪斯珊的一个小行星,虽然是傍晚的景色但这里的时间是中午,挪斯珊的阳光永远是橘红色,好像是因为这个星域的太阳碎片要枯竭了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记不清……算了这不重要。
有没有觉得很好看?我特地找了一片湖泊复刻的!
这是这个行星里为数不多可以拍照的地方,还有座山很适合复刻,景色也好但他们不让……
干嘛那么重视一座小山!我只是复刻又不是干什么奇怪的事!真实莫名其妙的人!
气死我了……唉,真想给你看看那座山上看见的风景。
啊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我在山脚发现了一个“同类”,她发现我后就一直很警惕,拜托又不是谁都穷到要去打劫她那点还不够我吃饱的材料,真是的……但她消除疑虑后简直比小时候的你还乖巧,我想知道什么她都会尽量解答,最后还是忍不住骗走了她的研究内容……
先说清楚,我没干什么!只是问了问大概,别又觉得我无可救药陋习难改……
我有好好听你的话,没惹事没打架没招人没乱加入奇怪的组织没做禁药没去黑市没抓实验体!我都记得!
……回忆你的叮嘱是我唯一不会觉得麻烦的事,不过重点还是我很想你(划掉)。
先这样,我得睡个午觉,之后记得再做补充。
我很想你。(划掉)
                                                                                 ——光历1689克罗

主要角色旧设汇总+部分疑惑解答

凹凸学研究中心:

有很多小伙伴来问角色旧设,之前收集的旧资料也比较混杂,不便于大家快速查找,因此特地将大家关心的一些旧设简洁地汇总在这里。


最后附有一些传播较广的错误理解,在这里统一辟谣。


这些旧设定有些是从官博收集的,有些是老粉丝提供的,文字版也经过老粉确认,当年官方也有角色资料卡,文字版是有人把资料卡上的文字逐一输入搜狗百科的。在此也感谢这些协助科普的情报源!


旧设是不可能得到官方确认的,就算去问官方也只会告诉你以现设定为准。对官方来说就是废弃的设定而已,因此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种事去烦扰官博,也希望大家分清楚,旧设定拿来脑补和同人创作是自己的事,不要随意代入现有设定或混为一谈,谢谢大家了。


注意,凹凸背景设定和人物设定都改过好几版,这里的“旧设”基本是初设之后到新版漫画前这一段时间存在过的部分角色设定,不是初设,初设请自行移步百度百科凹凸世界词条。


附上旧设漫画在线阅读地址:【点我】






星座:射手座


生日:11月25日


喜欢吃:喜欢喝汤,丸子


喜欢颜色:黄色,蓝色,黑,白


特点行为:路痴,思维跳脱。发呆后突然大叫,然后说出一些很白痴的发现。


口头语:这个是啥。。研究下


背景:从小就崇拜强者,非常喜欢冒险,喜欢探索未知世界。得知创世大赛的举办之后,毅然决定参赛。


性格:有颗孩子般的心,纯真,善良。神经比较大条,但又爱自作小聪明,有些鲁莽。同时又很负责任,对朋友和亲人非常愿意付出,认定的伙伴就会拼尽一切去守护。困难面前永不低头。关键时刻能够力挽狂澜。超级路痴,但从不承认,迷路之后却总能莫名其妙地找到目的地。


(毁灭系)可以将自身能量凝结成黄色箭头.能量越多可以凝结出的越多.面积越大(可以各种组合 )




格瑞




星座:摩羯座


生日:1月10日


喜欢吃:牛奶,火腿


喜欢颜色:黑、绿、银


特点行为:会做饭对于美食很讲究,喜欢在石头上摆出思考者的造型远望,装酷冥想。有恐高症。


口头语:哼·可以的


背景:参赛目的不详。


性格:冷静理智的神秘剑客,似乎对身边一切事情都漠不关心。一直冷静理智的人,强调结果,做事带有明确的目的性,为达目的可以不惜手段。团队利益高于一切,为了小队,可以牺牲自己,是团队的大脑。金负责团结团队,格瑞负责带动团队前进。


(炼成系)可以挥出绿色破解代码的武器.可以炼成不同形态的刀(比如变成菜刀在做饭)




紫堂幻





凯莉




嘉德罗斯




雷狮





卡米尔





安迷修




星座:金牛座


生日:5月13日


喜欢吃:炒鸡蛋,苦瓜


喜欢颜色:棕、紫


背景:惑的师弟,被师傅从小养大。参加大赛目的是找到师兄惑,为师傅报仇。


性格:矜持,少言的少年。和女孩在一起就马上会脸红心虚,变得腼腆,甚至会答应女孩的任何要求。坚信自己的正义观念,对自己要求严苛,从不满足于现状,不断磨练剑术。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会变得十分热血,是团队的第一战斗力。


(炼成系)一把冷流刀,一把热流刀,相互结合可以形成风。还可以强化成超破坏力的巨大龙卷风。




银爵





鬼狐



星座:双子座


生日:6月12日


喜欢吃:冰淇淋,水果


喜欢颜色:黑、绿、银


背景:幻兽星球鬼狐族新任族长,继位要完成成年狩猎礼,但是他害怕自己去面对强大的魔怪,所以选择参加比赛随便混个名次就可以交代过去,在参赛过程中他运用自己的头脑集结了几个伙伴。


性格:狡猾,懒散,看起来没什么斗志与干劲,完全没有英勇可言,极端怕麻烦,所有事情能偷懒就偷懒,不能偷懒就用计谋让别人帮他弄。实际上是队伍的大脑与智囊,拥有不俗的计谋和心机,人畜无害的散漫外表之下,是一颗冷酷腹黑的心。


(创造系)镜像空间,制造一个镜子空间将敌人引入,镜像复制出一个敌人与其自身战斗。




安莉洁







旧设雷狮的头巾上为什么有个“JIA”?


因为七爷的真名里有“嘉”呀:






(截自b站245159)


在角色上面打上自己的名字,就和在星月刃上打上7doc、在金的帽子上打上7是一类意思吧,给自己做的东西上面打上自己的水印。


那么嘉德罗斯的名字和七爷的“嘉”有关联吗?


当年这个名字是向粉丝征集来的,据说七爷因为自己名字里也有“嘉”,所以很喜欢这个名字。




听说官方把雷狮和卡米尔的旧设名字弄错过然后将错就错了,是这样吗?


事实上,当年很大一部分角色名字都是向粉丝征集过来的,贴吧还可以找到当年起名的帖子:【名字征集帖其中之一】(是很旧的帖子了,请勿挖坟或者打扰作者,谢谢!)


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比如小柠檬被起过凝檬和安莉洁两个名字,快播妹也被起过桃瑞丝和千棠纪两个名字。同样,雷狮和卡米尔也曾有过雷狮雷鸣和布伦达卡米尔两套名字,只是官方最后分别从中选了雷狮和卡米尔而已。


在上面的帖子中可以看到,



卡米尔其实是起给“JIA菌”也就是今天的雷狮的,布伦达是起给“绿帽哥”也就是今天的卡米尔的。说官方搞错其实是录入时把这两个名字搞反了,卡米尔和布伦达交换了,然后将错就错。


感兴趣的可以将LOFTER的“双雷”tag翻到底,就可以看到当年雷鸣是卡米尔,不是雷狮。


总结一下就是:



看明白了吗?




☆旧设安迷修身高187/190/etc.


这些都是谣传!从上面的旧设定可以看到,当时都没有设定身高,都是将要在动画出场了才公布身高的,不存在任何“旧设身高”的说法。




☆旧设神近耀是金的幼驯染安吉拉/桃瑞丝是嘉德罗斯的未婚妻?


这些都是谣传!


神近耀的说法出自这张早期海报:



因为这张海报里神近耀和金勾肩搭背很亲近的样子,就有人作了这样的猜测,脑洞而已,并非官方信息!


桃瑞丝是嘉德罗斯未婚妻这个说法,也没有找到任何官方信息。


安吉拉是嘉德罗斯未婚妻的说法源自安吉拉脸上也有小星星。但是旧设的安吉拉和嘉德罗斯是这样的,在《推测与小结——第二季OP ED及1-2集相关》这篇里有提过:




旧设安吉拉脸上有图案(不是小星星),嘉德罗斯没有小星星,所以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


至于玛格丽特,曾经有一位凹凸的建模师,向七爷借了背景设定,写了一些角色的同人。文中嘉德罗斯有一位叫玛格丽特的未婚妻,还有出现安莉洁的青梅竹马等原创角色。这些角色都只是原创的,并非官方角色。


这一系列“官方同人前传”只有背景设定有可参考之处,新角色和剧情纯属同人,请勿和官设混淆!


原作者已经删除这些同人文,并且声明不希望再传播,因此研究中心不会公开全篇原文内容。


可参考的背景都已经在《猜测——凹凸大赛背后的阴谋(阴谋论篇)》中列出,也希望大家不要太纠结原文内容,只是同人而已!


至于现设,现设没有官配cp,怎么可能弄出未婚妻的设定来呢。




☆安迷修找师兄复仇的设定还在吗



漫画组说过这个设定已经废除了。(详见漫画组微博问答整理


不过我们知道,安迷修的师父设定还在的:



那么师兄呢?旧设定里说的师兄名字叫惑:






惑这个角色在第二季第一集就出现过了,如图,安迷修就和平地站在他旁边,完全不像是要寻仇。显然师兄设定已经废除了。





想些自己和自己的纸片人互动

“这些源于海克斯死后的一个脑洞,海克斯死后她的实验室最后俩层(实验层与实验体居住层)脱落,只剩书库找到了洛基,洛基发现每本书里都有留给自己的话和留言,等洛基看到最后一本时海克斯留下的所有关于洛基的灵魂碎片出现,并陪洛基一天,然后才彻底离开。”
(我只是想试试抱着已经死了的心态去给自己最留念的人写留言是什么感觉,感觉有点诡异但写的时候觉得很温馨甚至很高兴……总之很喜欢。你知道你写的东西他会回应但那种你已经听不见看不到的感觉让我又不甘心,很舍不得但很无奈,会在心里一遍一遍念他的名字,说很多奇怪的没有逻辑的话,却又停不下来一直说,说不够说不完,但我还体会不来海克斯与洛基之间的感情,他们从小就在一起,一起接受实验,一起逃走,一起努力活下去,海克斯为了洛基变成魔女,洛基为了海克斯加入星际军部,后来他们又站在对立面,但洛基总能收到匿名的礼物和明信片,海克斯也会在某些地方突然多了某个权限,甚至有时候海克斯累了回他们的家会看见洛基在做饭,头也不回的和海克斯说“先去洗手,过来拿碗。”洛基只要回来就会做双人份的饭菜,然后等海克斯回来……他们一起度过了漫长的岁月,这早就不是简简单单爱就能描述他们对彼此的感情,没有谁会让海克斯暴露魔女的身份,除了洛基;没有谁能让洛基放弃对军部的忠诚,除了海克斯。但洛基的寿命接近无限,而海克斯要陪洛基只能吸取别人的寿命,海克斯的骄傲让她不愿意变成一个吸血虫,洛基也不会让海克斯变成这样,所以我想知道海克斯在写留言的心情和当时的想法,以及之后洛基看留言时的感觉。)

午梦(改了)

我去书店买书,看见了很多不同类型的阿加法的小说,马普修小姐系列,(还有一个先生的系列,封面确是女贵族,浅蓝色的泡泡裙+巴洛克服饰)然后我绕开走到另一个书架前。
我看见了《云中空庭》。
封面很漂亮,是一个住在小区顶层的人的房子,却没有天花板,一棵树从卧室里长出来,上面开了几团粉色的花,还有一个人,棕色长发一直到地上,容貌美到模糊性别……像洛基。
书的内容是那个住在顶层的人要死了,他为了活下来给自己做实验,最后像怪物史莱克一样,绝望的独自活在这个房间里。
而那个长得像洛基的人的任务就是帮这个绝望的人开心的度过剩下的时间。
他认真分析了如何给这个绝望的人最大限度的希望与快乐,然后他告诉那个人,我可以救活你。
但他并不能,他只是在完成任务。
最后那个人发现自己活不了,把所有的东西都砸了,包括那棵树,他就走进树里,对他说,别伤心,要笑。
看完后我很不甘心,恨不得自己代替他,结果就近了书。
睁眼时我是一个4-5岁的小孩,我想这次不能让他死,便守着那个人的房子,蹲了好几天后,有天照镜子发现自己和他长得很像,说不定我就是要完成任务的人。
我按照内容去照顾那个人,但没有骗他说能救活他,他虽然开心但一到晚上又会暴躁的吼叫,砸东西,然后天亮前我再把家具复原,他醒来也以为自己在梦里砸东西。
但书里所写的彻底崩溃还是来了。
他很绝望,很愤怒,问我为什么骗他,砸东西,嘴里含混着语言和怒吼。
这时,我却心有所感,慢慢走进卧室的树里,回头对他说,别生气,你看,开花了。
然后我在树里用力将自己融入,感觉到外面的树一定很像大鱼海棠的树一样。
越长越高,花团越来越多越来越艳丽,冲破云层,没有什么能阻拦这颗奇怪又美丽的树干。
它长啊长,树干抽条与花枝生长开放的声音如此悦耳。
恍惚间我闻到一丝花香,清淡又浓郁,悠长且绵延,却再也睁不开眼睛。
我感觉到那个人有爬上树,树大概会越长越高,变成真正的云中空庭 。

ps.自己扭扭捏捏吞吞吐吐忐忐忑忑去骚扰了那个太太……扇自己一个巴掌早改了不就得了硬要找存在感,再扇一个让你骚扰太太让你骚扰